禅术网

「解局」警情通报多次反转,真相真这么扑朔迷离?

2019-11-01 15:24:50
人气: 1636

在过去的两天里,广东省汕头市交警一直在调查酒后驾车过程中的“扔车执法”,吸引了很多网民的讨论。

9月15日晚,汕头交警在对酒后驾车的突击检查中,发现一辆摩托车的司机和乘客没有按规定佩戴安全帽,并示意他们停车检查。

出乎意料的是,汽车的司机迅速转身加速。协助交警执法的辅警“推出”了停在路边的共用自行车以阻止它,导致摩托车与自行车相撞后摔倒在地,造成司机和乘客受伤。

这一事件现已成为舆论舞台上的新“爆炸”。一方面,它源于人们对“粗暴执法”的本能厌恶。另一方面,这也与当地公安机关在一天内报告的命运逆转有关。

基层执法

事发当晚凌晨,汕头交警发布警告通知称,涉案摩托车司机和乘客因“撞上摩托车车道和汽车车道之间的绿化带”而受伤。

16日10点,警方继续报告,“为了真实、客观、公正地反映事件,确保公安机关依法公正处理,希望现场目击者或知情人积极向公安机关提供视频资料或其他有效线索。”

16日16时,警方在经过现场技术调查和走访调查后,再次更新报告并宣布:“据信,陈某(交警锦屏大队交通辅警)在协助交警检查醉酒驾驶时,推出了停在路边的共用自行车,以防止摩托车逃逸,造成司机和乘客佘和莉受伤。”

“逆转”的原因不明。然而,事件发生后,现场目击者质疑警方的报告。警方成立了一个调查小组,进行了自我调查,并最终承认了事件的逆转。这种做法总体上符合多年来“执法标准化”的大趋势。

总的来说,在过去几年里,全国公安执法的规范化程度有了很大提高,而“粗暴执法”相对较少。

因此,人们的注意力逐渐转移,例如,警察对一些地方执法过程中过于软弱不满;在公共场所,如火车,以及在与外国人等特殊群体打交道时,执法力度不够。执法部门在维护公共规则方面相对薄弱。

近年来,随着法治政府建设和执法规范化的推进,政府部门和执法机构对基层治理的法治意识日益增强,自律意识也有了很大提高。

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依法全面治国战略后,“法治政府”得到进一步推进。在此前提下,地方政府在面对重大违法事件时,不仅会首先依法处理,还会借此机会不断提高和完善自身的法治水平。

有人想问,在这样的背景下,“扔车执法”从何而来?这首先取决于更前沿的环境——“基层执法”

目前,虽然执法机构的意图是“全面的”,但许多一线执法方法仍然非常粗糙,甚至到了由于执法能力不足,只有“当地材料”才能用来制服非法人员的程度。与此同时,有许多普通人不知道规则,不顾后果公开攻击执法人员。

这一切都是在基层执法的命题下进行的,基层执法是一个复杂的内在部分。

灰色地带

事实上,今天的基层社会仍然是一个不规范的社会。要建设一个自上而下的法治社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一直在做“下乡”工作,试图通过法律来规范基层社会。然而,迄今为止,许多基层地方法律在更大意义上的地方规则多样性中仅占一美元。

即使存在“欢迎法律下乡”的现象,人们也会主动用法律手段解决生产生活中的矛盾和纠纷,但法律本身的运用并不意味着法治意识和规则意识已经确立。

甚至,谈到个人兴趣,人们通常会选择“无信信访”,比如“女教师断信事件”。

就参与这起事件的交警而言,在基层社会,人们并不认为交警执法是一项极其严肃的执法活动,但从个人生活经历中不难理解。与警察的反暴力和反犯罪活动相比,人们对交警并不太敬畏。这当然是非常无助的,但日常订单就是这样。

为什么?基层社会已经有一个广阔的灰色地带。每个人在处理事情时都有自己的观点。事情远非“黑或白”。

人们都想规范基层社会。最好是每个人都一步一步地就位。然而,我们正处于一个“拥挤”社会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摩擦和冲突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

就像“抗摩擦”一样。从交通安全的专业角度来看,城市中的摩托车确实是“马路杀手”,这是有数据支持的,人们也有感性认识。即使不是“禁止乘车”,各地的交警也对安全驾驶提出要求,比如戴安全帽。

然而,从交通便利的角度来看,普通人对摩托车有着客观的需求。因此,如何在生活便利性和交通安全之间找到平衡点一直是交警执法的难点。

大岛叔叔调查了大、中、小城市的“抗摩擦”问题。在大多数中小城市,“抗摩擦”遇到了麻烦。原因很简单。中小城市的公共交通不发达。此外,从通勤距离来看,摩托车确实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载客市场空间很大。

汕头是一个中等城市,已经被禁止很多年了,但是摩托车仍然很受欢迎。就连交警也默认了摩托车的“客观合理性”。交警这次的执法并不是真正的“摩托车禁令”,只是因为司机不戴头盔,不符合交通安全法规。

因此,在汕头当地人民的日常认知中,警察检查摩托车,甚至“合法性”都不够高。

毕竟,从当地交通的“利器”入手,在很大程度上会被解释为“与人争利”,即使执法部门是出于安全管理的原因。更麻烦的是,这种轻微的违规行为在过去相关部门的处罚中经常被罚款。

在过去几年里,一些地方公安部门的运营资金有限,财政保障不足。他们不得不依靠罚款和没收的收入来补贴他们的经营。“执法受益”的难忘经历增加了公众对交警执法的疑虑。

此外,公安机关的警力始终不足,其工作方法的特点是“体育执法”。在一段时间内,警察部队只能集中处理一定的公共安全问题。因此,摩托车法的实施也显示出时间宽松,时间紧迫的结果。

自然,人们也容易误解公安机关对执法不是很认真。

扔一辆车来执法

“扔车执法”是一场悲剧。这不仅是执法部门的悲哀,也是普通人的悲哀。

从现场视频来看,执法人员向快速行驶的摩托车车轮设置障碍(“推”)的行为超出了法律执法范围,违反了公安部有关道路执法的规定。此外,还涉及有关人身伤害的相关法律。

这也使人们再次关注“粗暴”的现场执法。

事实上,现场执法是一项极其聪明的活动。现场能否得到有效控制是执法顺利实施的前提。问题的症结在于现场只是一个开放的空间,不利于执法活动的发展。

根据以往的经验,基层执法部门严重依赖辅警。然而,辅警的执法经验、专业能力和现场控制能力往往参差不齐,容易导致现场失控。

近几年来,公安部门加强了对辅助执法力量的管理和监管,大大降低了现场失控的可能性。但是,只要群众对执法有所怀疑,对现场失控的后果不能作出合理判断,就不能保证抵制执法会导致进一步失控。

一般来说,有经验的执法人员在现场遇到失控的情况时会暂时撤退,以避免执法。然而,缺乏经验和对现场控制有强烈要求的执法人员将无法避免采取严厉措施——“扔车执法”,这种当地控制方法,在这个意义上是一种“事故”。

虽然汕头市公安部门尚未确定此事的性质,但从社会普遍认知来看,违法群众受到伤害,现场执法行动不可避免地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然而,石马叔叔想说,我们不能简单地把这件事归类为“粗暴执法”。毕竟,交警部门和执法人员都在正常履行职责,对违法人员进行粗暴对待没有主观恶意。

对于司机来说,抢卡逃离执法是一种紧急反应。辅警“扔车”也是现场控制的紧急措施,不同于执法人员违反执法程序、故意超越现场控制甚至采取粗暴行动的行为。

我们真正需要反思的是,基层社会的不规范、一线执法方法的粗糙、普通民众对社会规则和执法权威的认识水平低,这些都在不断加剧现场执法的困境。

基层治理中的许多问题可能需要等到经济和社会发展达到一定水平后才能得到有效解决。在快速变化的“拥挤”社会中,秩序的产生需要更多的时间。

现在,我们从哪里开始?

基层仍然粗糙,但执法必须平静。

文德(武汉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研究员)

天天电玩城

© Copyright 2018-2019 bacsuv.com 禅术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