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术网

与新中国一同成长

2019-10-25 11:03:18
人气: 4968

何多玲生于1948年,是一名几乎与新中国同龄的艺术家。从20世纪80年代的代表作《春风醒来》到现在,它包含了追求中国传统写意精神的油画。他的艺术创作不时变化,也很有趣。他总是专注于抒情和诗意的艺术探索。《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近日采访了何多玲,谈到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艺术家眼中的艺术变化,以及他们自己的艺术生涯与时代的关系。

现在,何多玲大部分时间都在成都郊区自己的院子里静静地喝茶、赏花、画画和素描。他坦率地说,当知青去农村时,自然之美是完全可以感受到的。他告诉澎湃新闻:“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看到的中国画比油画多,但我不想自己画中国画。去年,我看了《春风已醒》,我认为这仍然是一幅好画。当时,它是一幅好画,但现在,它仍然是一幅好画。”

何多玲

1977年,29岁的何多玲参加高考,进入四川美术学院学习。在那里,他和罗中立、张晓刚等人成了同班同学。20世纪80年代,“刀疤艺术”引起了轰动,何多玲也被列为其中之一。他的作品《春风已醒》(Spring Wind Has Awakened)展示了坚实全面的造型基础,在他写作的地方,人物和场景充满了活力。

从“刀疤艺术”到花卉、肖像等蕴含中国画气息的作品,何多玲的艺术境界一直在变化,但始终注重诗意的艺术探索。

青年、文学与自然的滋养

澎湃新闻:你能告诉我们你童年的故事吗?作为新中国的同龄人,你的童年是如何与艺术联系在一起的?

何多玲:我很小的时候就画画了,我觉得从一开始就很成熟。我没有画过任何普通的儿童画。当我七岁的时候,妈妈给了我一个话题。我被要求为《儿童》杂志投稿,最终被选中出版。那时,我画了一辆普通孩子画的四个轮子的汽车,看起来像透视图,而不是平行的。我开始用透视法绘画,但当时没有人教我,我不知道如何认识到这一点,所以也许我更喜欢自然绘画。

当我在高中的时候,一个比我大的朋友参加了川美中学的考试。他还想建议我参加考试,但我父母不同意。他们认为当高中开始学习绘画时,我可能跟不上文化课,所以让我去高普。

虽然当时我发表了作品并赢得了国际比赛,但我母亲不让我在绘画方面发展。他们也很忙,没有时间照顾孩子,这不同于父母对孩子特殊技能的关注。事实上,如果当时他们多加注意,我早就发展到这方面了。因此,我也去玩其他的东西,比如普通男孩玩的,一群孩子通常在一起。那时,我也喜欢看一些科学杂志。这是自发的,因为我父母没有研究这个。我父亲是财经专家。后来,我做了一台收音机和一架模型飞机。我整个中学都没有画画。

何多玲和他的家人

“文化大革命”暂停时,我有时画一些插图。当时,我更喜欢看一些苏联儿童文学,画一些儿童文学的插图,比如《格林童话》(Grimm 's Fairy Tales)和《俄罗斯民间故事》。那时,书和报纸很差,但插图很精美。受他们的影响,我开始画插图,但我仍然没有正式的学习。那时,一些朋友已经开始正式学习。

他在1969年去了乡下。当我去乡下的时候,我也画画。当我去乡下的时候,我画了一些彝族的素描。我没有当场素描,而是看完之后回家了。这幅画很小,是用铅笔画的。直到73岁,我才被成都师范学校录取,那里碰巧有一个美术班,我才注册并开始学习绘画。

何多玲在四川凉山插队

何多岭的彝族1970

澎湃新闻:你进入艺术班后学习了多长时间,直到你进入川上?

何多玲:我只学了一年,然后就工作了。但我一直在画画,基本上是全心全意地画画。后来,在1997年,他考了川上。

澎湃新闻:当你去乡下的时候,除了素描,据说你还看了很多图画书。它受到任何人的影响吗?

何多玲:当我去农村的时候,我的朋友朱成比我大一点。他收集了许多印刷品,撕下了几页照片,这些照片都来自西方和俄罗斯。有几件财产被盗,非常值钱,但现在都不见了。我记得英国皇家学院有十几本藏画巨著,都是黑白的,印刷精美。这对我的启蒙影响太大了。

知青时代的何多玲(右一)

澎湃新闻:你是根据上面的图片画的吗?你倾向于选择某种类型的工作吗?

何多玲:我对文学和抒情的东西更感兴趣。那时,我还喜欢唱一些苏联歌曲,并举例说明它们的内容。

澎湃新闻:你画的带顶层公寓的房子特别精致,这也应该和你去农村有关。

何多玲:我去农村的时候读了很多文学作品。契诃夫是我最喜欢的作家。《带顶层公寓的房子》是我最喜欢的小说,所以我想画它。那时,我进入了那种感觉,花了三个月画了一批画。在那之前和之后画那种东西是不可能的。

何多玲带顶楼的房子

澎湃新闻:你在画带顶层公寓的房子时有没有参考苏联文学中的插图?

何多玲:是的,但不是插画家。我曾经受到俄罗斯文学和一些俄罗斯画家的影响。在《带顶层公寓的房子》中,人物基本上是谢洛夫的风格,风景是利未人的。但是有些依赖于想象力。

澎湃新闻:那时,文学给了你很大的营养。

何多玲:我认为是人生观和对自然与美的理解。这对我很重要。虽然当时我没有认真画画,但我对这个地方的观察和体验完全是审美的,而不是生活的。如果你从生活中体验到它,那将是非常困难的。它仍然是从人和自然的角度来体验的。

何多玲年轻时正在画画。

澎湃新闻:当你年轻的时候,中国的艺术环境是什么样的?你认为新中国成立后的艺术环境可以分为哪些阶段?你如何看待过去几十年的变化?

何多玲:文化大革命前,我们都很年轻。虽然我们很年轻,但我们什么都知道。我现在能找到的画中有一个1958年的钢厂,当时的一些全国性运动,因为这是在我们家附近进行的。我会把它记下来,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记录。时代的标志可能只是一点点。

然后我去乡下画了一些彝族的生活场景,并把它们从记忆中提取出来。虽然我没有描绘与我相关的真实生活,但一定有一些影响。当时的艺术环境与今天完全不同。那时,所有的画都是政治性的,所有的画都必须服从政治宣传。我记得当我看到国画时,山水画必须加一面红旗,或者加一列火车,几个烟囱,或者加一个高压线塔,那是时代的标志。

何多玲1958年的《钢铁冶炼》

在20世纪70年代学习绘画之后,我还在工作中教授艺术。当时,没有其他渠道,只有官方展览和美国协会。美国协会是一个官方组织,代表着官方和大众美术之间的联系。在20世纪70年代,他们经常举办班级教育展览、知青下乡和山区展览,以及一些导游展览,所有这些都是命题绘画。标题是固定的,画面的基调、情调和氛围也是固定的,这取决于你如何画它。那时,不管他们多大或多年轻,他们都画了这些画,但是他们比任何人都好。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看到陈逸飞和陈丹青的画,觉得它们很好。

当时我崇拜的画家之一是何孔德。他在军队里,是当时许多人的偶像。他以军队画家的身份去战场描绘朝鲜战争。虽然这是一种规定的行为,但他画出了一个人物,并对作品中的人物表现出了一种人文关怀,这在当时是非常罕见的。

何多玲(右一)和川上拍了一张照片

1979年,何多玲和唐雯、冯小云在街上。

后来,她于1977年被美国学院录取。改革开放后,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进入美术学院是我一生中从未想过的事情。因为当时的年龄上限是30岁,我才29岁,还差一年。如果你没有参加入学考试,你可能不会走这条路。然后,在学校接受专业训练后,他在第二年重新开始画人体,这原本是不可想象的。临近毕业的那一年,第二届全国艺术展和第一届全国青年艺术展开始了。学校号召所有学生参加绘画作品。它呼吁所有的主体解放思想,放开绘画。时代诞生了。

那时,我就要毕业了,画《春风已醒》。我的画一开始没有太多政治背景,所以避免了这些事情。因为我对文学性和抒情性感感兴趣。所以我认为我还不能被称为“伤疤艺术”画家。这些作品仍然更加个性化和自然。我不特别注意社会方面,至少在艺术方面。

何多玲的春风已经醒来

20世纪80年代后,新趋势艺术与当代艺术生态

澎湃新闻:你对20世纪80年代有什么看法,包括当代艺术引入中国的“八五”之初?

何多玲:当时,四川美术学院很受欢迎。中国新潮艺术的第一波浪潮在四川美术学院发起。事实上,现在看来应该称之为“批判现实主义”,这具有重大的里程碑意义。在中国,艺术首先接触到人民和世界的苦难。这个时代的背景可能与文学相一致。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小说《疤痕》已经流行了一段时间,然后《疤痕》艺术应运而生。虽然目前对这个问题可能没有太多的评论,但我认为实际上中国的新潮艺术不仅始于“八五”时期,而且始于1982年左右的四川美术学院,这是中国的新潮艺术,因为这是第一次将整个艺术延伸到整个现实生活,现实生活。虽然这不是绘画上的突破,但在主题和思想上有了很大突破。此后,这就是“八五趋势”。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去农村远离团体和运动可能是我的天性。人们可以成为朋友,但我不一定加入他们。所以我是旁观者。我一直在画自己的画,这可能与他们无关。

澎湃新闻:作为旁观者,你如何看待“八五”趋势?

何多玲:“八五”非常重要。当时,中国与西方当代艺术在风格、图式、体裁和交流方面是一致的。当时,西方一些主流艺术话语体系已经注意到中国当代艺术,注意到中国也有当代艺术,“85新浪潮”很快就进入了“波普”运动。这种风格自起源于美国以来一直是西方的主流。所以这是他们能理解的政治象征。艺术开始使用一些图形语言,不像以前那样现实,而是完全用图形语言来诠释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这些都是非常里程碑式的创作,开启了中国艺术史上的一个新时代

虽然我没有干涉自己,客观地说,这真的很重要。因此,自“八五”以来,中国艺术已经正式与西方当代艺术融为一体,我们用了大约几年的时间来重温西方的百年历史,我们觉得自己已经赶上了,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当然,好的和坏的是混合在一起的,有许多粗糙的东西。但这一切都很正常。我认为,这只是在20世纪80年代,而90年代只是一场宿醉。

何多玲的青春

澎湃新闻:进入新世纪后,当代美术馆越来越多,展览越来越多,美术馆越来越多。在某些方面,他们更接近西方,但有些作品仍在模仿西方艺术...你如何看待当前的艺术生态?

何多玲:我认为模仿也是必要的。我们都模仿过它。每个人都选择自己的画家。绘画是一种技术活动,从技术上模仿。在图上,例如超现实主义和波普,这些都是西方的原创作品,我们都可以说它们是模仿。经过模仿,它已经使用了中国文化符号,所以我认为它是中国的。

刚刚提到了20世纪90年代。当时,中国建立了艺术市场。中国的整个经济开始以市场为导向,建立了画廊和拍卖系统,最终形成了完整的生态链。在这一点上,我们也与西方一致。我认为,这也非常重要。画家们第一次能够以绘画为生,并将绘画变成商品。这是我们学习绘画时从未想到的事情。那时,没有艺术市场,我们甚至不知道艺术可以是一种商品。

何多玲2016年油画《阿赫马托娃-悲伤》

澎湃新闻:在20世纪90年代之前,你从未卖出任何作品吗?

何多玲:它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开始销售。藏人私下来找我买它。20世纪90年代初。那时,他们开始卖画,但没有系统的接触。藏人总是直接找画家,直接去画家家看画。目前,正常的制度应该是艺术家由画廊代表,或者举办展览,然后由收藏家购买,然后进入二级市场拍卖。

当我们学习绘画时,班上有很多人,他们都对绘画很感兴趣,希望毕业后成为一名艺术工作者。他们可以通过画画找到一份相关的工作,靠薪水生活。兴趣是绘画。我记得在1985年,当我第一次去美国的时候,我还不习惯这种艺术的市场化,我感觉艺术是如何变得如此商业化的。那时,我甚至有点瞧不起它。后来,随着国家的发展,我觉得一切都很正常。因此,20世纪90年代,中国整个艺术体系进入了正常、平行、多元化的发展阶段。

澎湃新闻:但现在,展览中摆在货架上的绘画比例似乎在逐渐缩小。

何多玲:这是2000年后的一个特色。多媒体艺术已经正式进入艺术领域,并逐渐占据了很大的领域。首先,它突破了绘画的原有模式和诸多限制,拓展了艺术领域,引进了技术、计算机、电视、电影等媒体。这比架子上的画更耀眼,也更容易与公众交流。大量艺术家也参与其中。事实上,这是西方的情况,也是当代世界的一个主要趋势。因此,绘画已经成为一种传统,甚至是可有可无的,并可能被许多人预言注定要失败。这也充分反映了当前技术手段和艺术之间的多元化和趋同状态。这是一个世界趋势,这些现象将不可避免地发生。

回顾历史,摄影技术发明后,肖像实际上可以消失,对吗?拍照看起来比你长时间以来更像。后来,当电影和电视可用时,就没有必要把它们作为基于事件的绘画。电视和电影照片可以取代它们,表现得更好。从这个角度来看,绘画很快在中间分裂了很多。它不再是绘画,可以广义地称为艺术。很快,艺术就没有了门槛,没有了标准。

何多玲2012年油画《文英》

澎湃新闻:你认为当前的新媒体工作怎么样?许多人认为一些当代艺术追求形式,缺乏思考。

何多玲:这取决于几个方面。我认为形式本身是一种思维。形式和技术手段是一些艺术家思考的结果。

事实上,我认为中国画就是这样。文人画集内容、形式和意识形态于一体。所以作为一门艺术,这是为了让它存在。同时,还有一种非常直接的社会艺术表达,这在西方非常流行。许多艺术家直接反映社会生活,一些尖锐的时事问题在艺术中表现出来,并通过各种艺术媒体反映出来。

没关系,没有对错之分。

回顾与前瞻,融合中国文化特色

澎湃新闻:从《杂花》系列和肖像系列可以看到中国画的影子。你能说你最近几年已经从油画回到中国画了吗?

何多玲:我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就一直在看中国画,远远超过我看过的油画。然而,我不想自己画中国画,也就是说,我逐渐把这幅中国画中的许多东西吸收到了我的油画中。因为我仍然喜欢油画。首先是介绍一些中国文化符号和一些肤浅的肌理。

2012年以后,我就开始把中国画的一些用笔,一些山的皴法,树的勾勒运用进去。这些跟当年学

© Copyright 2018-2019 bacsuv.com 禅术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